我的外壳是一个不能共情反应迟钝的女大学生。内心是一个被生活蹂躏的失婚妇女。

直声鸡和双性恋可不是一回事儿。


双性恋坦坦荡荡的,恋爱或者约的对象是男的女的都ok,和则来不合就拉倒。


直声鸡呢,跟小gay该安排的事儿都干过了,拉过小手亲过小嘴开过小房,呼噜过,也各种体位play都玩儿过了。


完了分手了断的时候拿句我是直男我其实喜欢女的的屁话搪塞人。


直你🐴呢?


就是骗P不想继续而已。


但凡在男的床上硬的起来玩儿的开的就已经开除直男籍了靴靴。


这种人渣结婚以后也得去blued上约P,他媳妇儿的同妻命打领结婚证那天起就定了。


性取向这种东西是娘胎里带的,没有所谓的掰弯掰直,不管男孩女孩不要轻易相信那种『我因为你可以改变我的性取...

平安夜一点不平安

苦大仇深码论文

真情实感的心痛😞

致我最亲爱的少年:

新专辑发布会的直播上彬对dont let me know的说明,这里应该是真情实感的流露吧 ❤️,成员们知道这样说有点不妥就赶紧把话题岔开了

嗑cp嗑到我头皮发麻


直男都这样婶儿的吗?


摸脸,搂腰,搂脖子,冲耳朵吹气儿,温柔的抱起来叫他起床。


直男的人生真是太丰富了。

睡了,晚安。

时隔一年半,梦见张日山在旧书楼里让人烧成骨头架子了。


但是没死。


皮夹克烧的破头烂齿的,围脖下面都看见烧焦的肺叶了,还是上天入地接着打。


他真的太能活了。

直男才卖腐


gay都很直接“有1吗?”

可能是早年间拉风大款文看多了的后遗症。


现在就贼沉迷那种穷得掉渣土得掉渣的文了,搬完砖俩人恨不得一块硬馍馍俩人就着剩菜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了。


租着老筒子楼,夏天能热死,冬天四处透风,用塑料布和胶布把窗户封得里三层外三层。晚上睡觉都得在地上啪,床经不起折腾,劲儿使大发了,后半夜就得起来重新钉床。墙皮脱落还发霉,外面锁得门自己开着都费劲,小偷一脚能给踹开。


攻和受都从事着基层行业,干装潢刷墙的啊,身上洗不掉的墙漆味儿。


或者是摆摊卖烧烤得,夏天穿工字背心在楼下支个小棚子,卖点冰啤酒,烤羊肉串啥的,天天烟熏火燎的,戴着线手套用大蒲扇扇走熏眼睛呛鼻子的烟。


存款为负,基本...

头一次见喂水喂面条都能写的那么有肉欲的


在破房子炕头上搂着唱歌打啵儿


洗澡也能摸两把,怎么正确的给小情儿套自己的花裤衩儿


诚推《冥府之路》啊啊啊啊啊啊啊!

© jiemo15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