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珍蘑菇汤👅

非常想写点接地气儿的,有烟火气息的东西。路远,我不急。

就这社/会 法/律条件还鼓励生二胎?

能不能清醒点儿别说醉话?

太逗了好么?

结婚生孩子都已经变成最毛骨悚然的事了。


被糊了满嘴狗粮的我,得开车压压惊。

征集,

八攻还是八受?

落地窗玻璃play。

【陆二四】枝头鸟(01)

短篇。

抽风更新。

预警。

被封的脑袋里单曲循环《爱的缺氧》。

嗯,我很缺氧了。

无形翻车最为致命。

枝头鸟真是一个我从头写到尾都被禁的文。

瑟瑟发抖。

预警。预警。预警。

算了一下,
当时一时爽开的坑,
现在,,,就是埋我的土,噎的直打嗝。
我简直是看坟地的老头。

大写的绝望。

(字丑见谅。)

推荐视频

自攻自受简直太美味了

尹正水仙:苏三省x方骏生

玻璃渣和色气车都是心头好

陳西有隻丁up主剪辑的《走狗》--军官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5238209/?from=search&seid=16416365946952725038


【副八】带孩子打麻将梗


为何新月饭店的卧室半夜一直传出“爸爸爸爸”的声音?

为何一岁小孩在麻将桌前痛哭流涕?

为何张日山的*生活越来越少?

为何齐八的钱包越来越空?

请关注今晚的,《齐羽:我有一个假爸爸》





互相挖坑,然后拿锹给拍下去。相爱相杀。

【八四】茶涩

一发完。最近被虐的身心俱疲,从精神到肉体都被折腾的快散架了。

进了十二月份应该会好很多,起码清醒点了。

+++++

陈皮手里的练习册翻的快卷边儿了,他也没放下,一页一页翻过去,又合上。

练习册上有他的凌乱字迹,写的乱七八糟的答题步骤,也有齐八的,深蓝色的工整细致的行楷,干净如他本人。

陈皮一个字一个字的触摸上去,觉得自己和齐八如同书上的字迹,可以密不可分,紧密相缠。

可是他追不上他。

他从小到大一直追着他的脚步拼命往前赶,用走的追不上就跑,跑摔了就爬。他很倔强,二月红一边说一边用无可奈何和心疼的表情看他。

陈皮呢,恼火的把脸转向一边,是又怎么样?我追着他,我认了,南墙撞碎了我也穿过去。

任他如何努力,如何执着,死也不撒手,齐八到底不是他的。齐八不是任何人的,他只是他自己。陈皮怀疑过,自己到底喜欢他什么。脸么?不全是。温和的个性?也不对。难道是他喜欢齐八不喜欢自己?

陈皮笑了。

他就是喜欢他而已。

不需要任何理由。

可是齐八跑的太快了,甚至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就离开了他的生活。大概是唯恐避之不及,恨不得早点儿跑开,再也不见了。

陈皮一直记得高一的暑假,天气闷热,空气压抑,有令人烦躁的呼啦呼啦的风扇片儿转动的声音。房间里没开灯,有点儿暗。他盯着眼前的习题除了困就没别的感觉了,睡又睡不着,扰的心烦。掏出手机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出来,盯了半晌,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又删掉。十五分钟过去了,一个字都没有写。

他迷蒙的睡过去,梦里很乱,不知道发生了多荒诞的事儿,让他想笑,又莫名恐惧。他的头很痛,向被人用棍子在后脑勺用力敲下去,震的牙齿都在发抖,胸腔窒闷又一阵阵的,感觉身体里的水分都随着汗液流失掉了。

一双微凉的手,碰上了他的额头。很轻,一点点的拂去他的汗珠。摸了摸他的脸,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他做不到清醒,只想抓住他的手,可是他没有一点力气,只能从嗓子眼里挤出一点儿微弱的声音引起注意。

那只手指抚过他的唇,轻轻触摸。

他哭了。

他很难受,在求救。哭声溢出唇齿之间,很微弱,但是很酸楚。眼泪洇湿了胳膊下的书本,一滴一滴,从眼角划过鼻梁。

+++++

他真正清醒的时候已经是一身的水了,像一只脱水的鱼。脸上分不清是汗还是泪,居家的T恤也已经被汗浸透。感觉冷到了骨子里。身上的力气仿佛被全部抽空,动动手指的劲儿也没有。

齐八坐在床边,看着他,伸手擦了擦他的眼泪。

“醒了?”

陈皮眨了一下眼睛,瞳孔里带着脉脉温情的水光。

把手心里齐八的手指握的更紧。眼睛疲累的眯起来,却一直没离开他的脸。

齐八给他喂了水和药,又给他换了一件睡衣。长长的,盖过了屁股,下身倒是没套裤子。齐八把他抱到沙发,又给他换了床单。

他像一只懒的要命的猫,围着厚毯子,身体软的像一块快化掉的软糖,看着齐八忙碌的身影,心里的凉慢慢散开,带着甜味的温度,开始在心里融开。

齐八没抱怨他,说他不珍惜身体。没说什么多余的话,只是翻了翻他的书,挑了一本儿,慢慢给他读。齐八嗓音微哑,又有些低沉,读书的时候很性感。

陈皮翻了个身,悄悄抓住他的袖口,捏住那粒扣子,手指慢慢磨挲,碾过。他明明很困了,还是睁着眼睛,没有看齐八的脸,只是一个劲儿的发呆,感知着齐八的味道,温度。

他又睡了之后,齐八开始拿起笔写解题步骤和解题思路,笔尖在纸上刷刷作响。

时间一下子过得很慢。秒针走过表盘,一步一步。屋子里静的齐八可以听见陈皮的呼吸。

++++

陈皮和齐八从来没说过“我喜欢你”。

陈皮只是很倔强安静的跟着他,看着他的温厚的平肩,白净脖颈,还有脑后柔顺的发丝。

齐八只是无条件的接受纵容他的存在。就算那个时候陈皮挑衅他,极力想引起他的关注,他还是没什么反应。但是好像又不在乎他的存在。后来,两个人对着坐一下午也不说什么话,只是自己做自己的事。

但是气氛却出奇的和谐。

直到,齐八离开。

+++++

陈皮是两天之后得到消息的。

齐八没有去上课了,办了休学。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消息。陈皮去他家门口蹲着,等到了他妈妈。

他要了地址,却不知道怎么办好。写信还是攒机票?

根本没有用了。

他的手揉皱了手里的半张纸。

他透过眼里的水光看着眼前虚化掉的世界,不如从头来过。

陈皮的生活回到了原点,每天两点一线,穿越在家和学校之间,再也没提起过齐八,好像生活里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

连带着那个闷热又难受的下午都变成一场全部雾化的梦,只余一些散乱的色彩,剩下的他已经看不清了。

他安稳又踏实的找到了自己的路,每天同之前的齐八一样,看书,刷着一页一页的习题。心里因为疲累和计划的学习内容被填的满满当当的。

自己的未来远远比现在的挣扎纠结更重要。

他知道,齐八大概同他一样,努力寻求自己的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