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壳是一个不能共情反应迟钝的女大学生。内心是一个被生活蹂躏的失婚妇女。

【副八】典欲司之霸道副官爱上我之监狱风云(18)


  这边儿张大佛爷挣了命的哄。那边,俩腻乎呢也没闲着,都说小别胜新婚,这俩人别了两年多得,干柴烈火都不够,烧的张府里的小丫头都恨不能挖了自己的眼珠子,没有相好的更是被虐的找个由头都出去避了。
  
  偌大的张府只剩下俩人,张日山把齐八抱在怀里,小心的把粥吹凉了喂,齐八眉毛一跳,觉得别扭,小声嘀咕,“刚才在床上怎么不见你这么小心?”
  
  张日山把勺往碗里一扔,捯出右手掐了齐八屁股一把,齐八疼的嗷的叫出来,愤愤的小声泄愤,“混蛋。”
  
  “可让您那嘴歇会儿吧,你也不嫌累。”张日山捏了一把他肉嘟嘟的小圆脸儿,“一会儿吃完就去睡,下午医生会过来换药,我去军营里办点事儿,晚饭之前就回来。”
  
  齐铁嘴张嘴吞了张日山喂过来的粥,心不在焉的点点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隔着老远的盘子里的小羊排。
  
  “别看了,再看你也吃不了,你赶紧把病养好了,我工资你都拿去吃。”一碗粥见底儿,张日山放下手里的粥碗,用手帕给齐八擦了嘴角,然后直接抱着齐铁嘴进了客卧,把人往床上一放,盖好被子,又在床头摆了一碗滚烫的阿胶红枣羹,叫齐八醒的时候再吃。
  
  齐八看着张日山收拾妥当了这一切,穿上军装外套准备走的时候,心里突然泛酸舍不得了。“你,早点儿回来。”
  
  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把半个脸藏在被子里,挡住红扑扑的脸蛋儿,只余下水润的一双眼。
  
  张日山系好了军纪扣,绑好了武装带,手里拎着大盖帽儿,揉揉齐八的脑袋给他额头留下一个安慰的吻,“睡吧。”
  
  张日山走了。
  
  齐八根本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早上的翻云覆雨,两个人被情欲迷醉的脸,温热的肌肤交错在一起的感觉,张日山吻他的温度。
  
  现在的他,万万不会想到之后两个人,会决裂。
  
  就像冰山轰然倒塌,绝望的海水把他淹没,他无力挣扎,无力反抗。
  
  所幸,他现在还很开心,很幸福。
  
  睡梦中一张干净的脸,嘴角微微翘着,梦里也许都是张日山。
  
  齐老爷子知道齐铁嘴出事儿了,也知道他并无大碍,只是,他居然夜不归宿了三个晚上,急的打发小满去张府要人。
  
  小满到张府的时候齐铁嘴还没醒呢,撅着屁股睡的像个吃饱了的小猪仔,小满没敢扰他清梦,拘谨的找个小马扎坐在房里的角落,颇有几分可怜兮兮的样儿,小满一边儿等他醒一边儿在心里碎碎念,自己家的小爷能在别人家睡的这么踏实也是心大,给自己平白无故因为俩东北人给自己整的这么狼狈也是神志不清了。
  
  天黑了,小满还没等到齐八醒,却等到张日山回来了,张日山推门而入,看到小满的时候迟疑的脚步顿了一下,又看看他坐着的小马扎儿,心想这孩子还挺好玩儿的,嘴角上扬,很小满点了个头就去看自己媳妇儿了。
  
  齐八睡得一脸潮红,刚醒的时候睡眼迷蒙,眼角红红的,带着三分的委屈。
  
  张日山把人拎起来,往齐八背后塞了一个枕头,用热毛巾给他擦了把脸,刚想给他把晾凉了的红枣阿胶羹给他喂进去的时候,小满站在一边儿,不大好意思,微微躬着腰,“张副官,我来伺候我家爷吧,”双手刚想接过张副官手里的瓷碗和汤匙,但是张副官压根儿头也没抬,“就不麻烦您了。”
  
  张副官看着睡眼朦胧尚不清醒的齐八,“他麻烦我的事儿多了去了,不在乎这一件了,你先去歇着吧。”
  
  喂到第四勺的时候齐八清醒了,看着眼前贤惠的张日山有种想把这东北小贤妻娶回家的冲动,突然觉得和自己当年做过那和娶了女版张日山的梦对上了,心想原来冥冥之中这张日山的姻缘大概早和自己定下了。
  
  等他吃完了戴了眼镜儿才看见怂在旮旯的小满,有点儿心疼这傻孩子,又有点儿想不厚道的笑出声儿。
  
  “小满你怎么来了?”齐八憋着笑意,用手召唤着小满过来。
  
  小满耷拉着脑袋,心想我等了您一下午感情您才瞧见我,我这存在感得低成什么样儿啊?

  “爷,老爷让我来找您,问问您什么时候回家……”
  
  回家?齐铁嘴还真把这茬儿忘了,虽然张启山叫部下去齐府报了平安,但是老头儿肯定惦记着自己呢,想到这儿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我好的差不多了,明早就回。”
  
  张日山一听他要回家,拿药的手一顿,脸上有点儿不高兴了,又努力的不显现出来,但是做出的表情还是冷冰冰的一张冰碴子脸,冷的小满一哆嗦。
  
  张日山喂了他药就转身出去了,还顺带帮俩人关了门。他一出去,齐八和小满都喘了一口气,一瞧张日山出去了,小满赶紧小声的问自家爷,“爷,这是怎么……张副官怎么不高兴了?”
  
  张日山不高兴了,齐八不是没看到,可是他也不能一直在张家做米虫耗着,更何况他爹也不能放任他有家不回,若是明天不回家,他爹肯定过来拎着他耳朵给他踹回去。张日山冷冰冰的一张脸,他又不知道怎么哄,一时间脑袋里一团乱。
  
  “那个……大概是今天累了吧?”
  
  “我看他照顾爷照顾的真细致,谁要是做了他媳妇儿,可真是赚了。”小满一本正经的分析,认真的痛自己家爷八卦。
  
  听了这话,齐八在心里补上一句,“也不看是谁家的男人,你八爷我明明是做他相公。”然后神色间带了几分小骄傲。
  
  “嗯,张副官人是不错。”
  
  他只敢点到为止,若是被他爹知道自己对张日山有那个意思,肯定打折他的狗腿。

评论(16)
热度(17)
© jiemo15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