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壳是一个不能共情反应迟钝的女大学生。内心是一个被生活蹂躏的失婚妇女。

                     梅子黄时雨(02)

  
  栩栩把八爷带进了给他准备好的客房里,虽说不大,但胜在干净整洁,简单的一套乌木桌椅,桌上一套白瓷官窑的茶具。墙上一副水墨丹青,画的是远山中的一座小宅院,与现在的“鬼宅”还真是有几分相似。镂空雕琢的是乌木床,上面雕刻的好像好像是般若花。
  齐八自己在客房里呆着,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怎么都不能平静下来。虽说夏栩栩已经说过会和他说清楚这来龙去脉,可是他还是提心吊胆,佛爷和副官又不在身边,真出了什么意外,恐怕是连跑的气力都没有啊。
  横竖是走也走不了,出也出不去。齐八坐了下来,想掏出罗盘算上一卦,但是奇怪的是,罗盘虽说没有像之前一样要么转个不停,要么一动不动,但是转的也是有几分的诡异,方向还是不明,齐八掐指一算,却如同迷雾一般什么也看不清楚。
  叹了口气,想当初他齐八什么古墓油斗没下过,偏偏折在这小山坳里。
  等了半个时辰,齐八是饿的饥肠辘辘,头眼昏花。刚抬脚想出去看看,一个黛色的身影就走了进来,“久等了,吃饭去?”
  齐八一看,这哪里是刚才荒山中的毛头小子,分明是个有几分精致的女孩。
  洗掉了易容的夏栩栩,虽说算得上是美女却也挺是耐看,蜜色的肌肤,眼睛不大却透着亮晶晶的神气,高鼻梁,嘴唇有棱有角,一笑就有两个小梨窝,头发刚刚洗完擦了个半干,挽在脑后,额前掉落两缕发丝,眉目中也别有风情。声音也变了,不像之前喑哑粗糙的声音,声音灵动柔婉,现在一身黛色的衣裙,上身是一件精致的绣有合欢花的对襟薄袄,下身是一条简单的丝绸长裙。
  “哎呦,夏小姐这真是不一样儿了。”齐八抿嘴一乐。
  夏栩栩也并不接话,只是带着他往外走。
  左转右转的到了正厅,一张八仙桌摆在正中央,桌子上摆着些清粥淡菜,之前的那个中年女人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在桌旁候着。
  “程姨娘,可以准备开饭了。”夏栩栩开口道。
  “是,小姐。”
  两人坐下,程姨娘开始布菜,只是眼神一直盯着齐八,像是看着什么奇怪的东西,眼神甚是怪异,齐八这饭是吃的坐立不安,心想这老宅都是这般规矩么?
  夏栩栩也是觉出这程姨娘眼神有些不对,咳了一声,“姨娘啊,我们这没什么事情了,你早些去歇息吧。”
  程姨娘虽说有些不情不愿,还是退了出去。“小姐也累了几天了,也尽早休息吧。”
  “好。”夏栩栩回了一笑,继续埋头吃粥。
  齐八心想,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为什么要看一个使唤仆人的脸色?这家人的关系还真是怪,正想着,栩栩开口问到,“是不是不合胃口?”
  “这菜确实有些清淡了些,”齐八不好意思的一乐,露出小虎牙,也算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小郎君,“不过,晚上吃的清淡些也好。”
  栩栩看着他,知道他在这宅院里呆着不自在,开口说道“先吃一些,等会儿给你找点好吃的。”
  “劳烦小姐费心了,”齐八一拱手“但是,齐某还是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为什么会算不出自己的所在的方位啊?”
  “因为结界啊,”夏栩栩一扬眉,带着几分骄傲,“我刚和九姑姑学会设定结界,没想到就用到你们身上了。”
  齐八之前也只是听说过没有真的碰见过结界,一般的也就是个鬼打墙,骂几句,或者化个符也就没事了。这丫头刚学的几招用在他们这几个九门中人身上,也都绰绰有余,他自己是运气好,碰见了这大小姐,佛爷他们恐怕还是得在这山沟子里瞎转悠了。
  “结界是将这这片山林与外界隔绝的一种工具,像是一个天然的屏障,和一般的鬼打墙不一样,这种结界连鬼和妖都无可奈何,所以你就放心吧,就算这世界上别的地方有鬼,我们家也肯定没有鬼。”
  齐八一听她说这儿最安全也是放下心来,只觉得连鬼都可以隔绝真是太神奇了,又问“那请问小姐到底是什么人?”
  “我能通灵视物,与鬼神妖魔相通,九姑姑又教了些降妖除磨的小本事,聊以为生。”栩栩将手里的碗筷放下,“走吧!带你找些吃的。
  齐八忙不迭的跟在后面,只觉得夏栩栩一个小姑娘,小小年纪就成天见鬼,胆子也是不小,“想不到小姐还有如此本领,齐某真是大开眼界。”
   “至于佛爷,我明天一早将结界收了,佛爷自然是会找上来,这荒山中孤坟太多,到处都是野鬼,若是现在就收了结界,你今天晚上也不用睡咯。”
  
  
 
  

评论
热度(4)
© jiemo15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