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壳是一个不能共情反应迟钝的女大学生。内心是一个被生活蹂躏的失婚妇女。


                 【晚风一盏明】(02)

      陈如风懵了,这一大早上过来犯花痴不说,怎么又比武了?这长沙来的少尉脑回路还真是曲折难懂!
  
  不过现在这张少尉正儿八经的现在他面前,眼睛里冒着透亮的小星星,瞅着他就差流口水了,他心里有点儿不舒服,这孩子长得漂亮,身形高挑,家世背景良好有名儿的张家后人,为人办事张弛有度,怎么是个犯花痴的二傻子呢……
  
  张日山脱了军帽,解开两粒军纪扣,阳光下的一张脸泛着上好的玉石光泽,眯着桃花眼,红唇一翘,两颗呆萌的兔牙露出来,看着出奇的有趣,像只白净的小兔子。
  
  比武前二人抱拳行了一礼,张日山突然觉得有点像比武招亲,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能把这俊俏可人的陈少主娶到自己家去,给自己当媳妇儿。
  
  陈如风尚不知道张日山这些离奇想法,知道了非要气的吐血不行,自己堂堂正正七尺男儿,要委于他人身下,实在让他接受不来。
  
  陈如风也没想别的,干净利落的攻击防守,两人的打法完全不同,一个是彪悍直接的北方打法,速度和力度都是
上乘,玩儿的就是速战速决,招招致命,而陈如风则是包容度高的南派打法,冷不丁看着有些拖泥带水,实则柔中带刚,游刃有余。
  
  张日山的拳风擦着陈如风的脸过去的,张日山心中有数,自然不会伤了陈如风,两人过了两三回合,竟也就比了个平手。
  
     一来二去的肢体接触也让张日山心里痒的不行,只想将陈如风抱在怀里好好儿的香一个,但是老爷子在一旁看着,也不敢做一些出格的事儿,只能干过过眼瘾,心眼儿也活泛开了,寻思着怎么能让陈少主天天往军区跑,还得找一光明正大的好理由,诓的陈如风直接跟了他才好呢!
  
  抱了一拳“少主,承让了!”
  
  陈如风也抱拳行礼,在张日山心里,俩人这模样像是拜了堂了,陈如风做了什么事儿,作了什么举动在他看来都是要跟他在一处的,陈如风也勾着唇角,露了一个笑“张少尉也是人中俊杰。”
  
  俊俏狐狸眼珠儿一转,计上心来,“陈少主功夫这么好,不知有没有想过用自己的这一身好能耐来报效国家呢?现在正是山河破碎的时候,在下想请陈先生助日山一臂之力。”
  
  张日山已经把这话题上升到家国大义的层面了,陈如风觉得简直是骑虎难下,更何况还是这老虎自己钻了他的裤裆,逼着他,不让他下来。拒绝不好,答应他心里又不得劲儿。
  
  这张日山从一进门就让他头疼的要命,他自己本就淡泊名利,不喜与官场上的人打交道,张日山这是在他面前又摆了个火圈儿等他钻呢!
  
  俊朗秀气的眉头拧在一处,沉吟了一下,“我还是先问过家父吧。”
  
  还没等陈如风跟自己爹解释个明白,陈老爹倒是痛快,说陈如风也不是不能吃苦的人,直接叫人收拾了陈如风的包袱行李,乐不得的叫张日山把人带走了

评论(4)
热度(20)
© jiemo15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