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壳是一个不能共情反应迟钝的女大学生。内心是一个被生活蹂躏的失婚妇女。

【副八衍生】晚灯一盏明 03

  
  陈如风觉得有一种被自己亲爹打包卖了的感觉,在陈家吃了临行前的最后一餐饭,这饭吃的陈如风真心难受,憋屈的不行,本来就不是很待见这花痴,以后天天瞧着这花痴不说,还得离开家,什么时候能回来也不知道,自己的爹年事已高,妹妹又年纪轻轻,人也单纯,太极门上下还有那么多杂事,最重要的是这儿还有他喜欢的姑娘,他实在是不想因为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军官耽误了自己的人生大事。
  
  越想越愤恨,用筷子戳着鱼肚子生气,红润的嘴唇儿泯成一条硬梆梆的直线,瞧着笑成地主家傻儿子的张日山,气不打一处来,打心眼儿里想把眼前的饭菜扣在他脑袋上。
  
  张日山看他一声不吭的捅那鱼肚子,好好儿的一尾清蒸白琏鱼让他的筷子戳的稀碎,直接上筷子夹了一块儿鱼肉,细细的挑了刺,分了小块儿夹到陈如风碗里。
  
  陈如风眉梢一跳,心里咯噔一下,不安的瞅了一眼张日山,第一次见面也不好说人家有断袖之癖,但是这也太尴尬了。
  
  张日山回给他一乐,又兢兢业业埋头给他挑鱼刺儿了。
  
  都说这新上任的张少尉是个冷冷清清的玉面修罗,可他怎么瞧着也像是少了根筋的模样。这鲜香的鱼肉吃到嘴里味同嚼腊,实在让他咽不下去。
  
  他爹还是一脸的欣慰,喝的高兴着呢,说儿子可以去保家卫国了,圆了他的心愿,和张日山一直谈着各地方的情况,是越看张日山越顺眼,就差认做干儿子了。
  
  陈如风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爹,我吃好了,”
  
  话还没说完,张日山又将摘好的蟹肉放在他碟子里,“多吃点儿啊。”
  
  他妹妹陈如雨也不说话,只是闷声儿瞧着他俩笑。笑的陈如风直发毛,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白了自己妹妹一眼,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正纠结着,老爷子开口了,“着什么急呢?把饭吃饱了好上路!”
  
  陈如风听着不是滋味儿,这也算不上句好话啊,是亲爸爸么?!再看看旁边傻乐的脸,一时间心里百感交集。
  
  吃过了散伙饭,行李包裹也都准备完毕,陈如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太极门,心里念着他的家,他的师兄弟,他偷懒摸鱼躲的小亭子,院儿里的洋槐,他的漂亮妞儿,还有的他没安好心的妹妹。
  
  陈如风在自己的爹眼里还是看不见一点儿的舍不得,至少陈如风这么觉得,他还觉得自己家老爷子巴不得自己卷铺盖走人了。
  
  愤愤的开了车门,头也没抬,张日山瞧着这是心里不得劲儿了,回头和陈老师傅告了个别,让司机开车走了。
  
  车走走停停也有了两个时辰才到城里,在这期间,张日山怎么和陈如风说话,陈如风就是不说话,张日山也是没话找话聊,什么喜欢吃什么啊?当地有什么特色啊?张日山一个人嘴也没停,像自问自答一样,说了半个时辰也是口干舌燥,结果就像是一拳打到了软棉花上------陈如风压根儿没搭理他。
  
  
  
  
  
  
  
  
  
  
  
  
  
  
  
  
  
  
  

评论(7)
热度(18)
© jiemo15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