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壳是一个不能共情反应迟钝的女大学生。内心是一个被生活蹂躏的失婚妇女。

【副八】典欲司之霸道副官爱上我之监狱风云06

齐铁嘴从张日山怀里探出头来,看着自己爹快气的背过气儿了,赶紧倒腾着小腿儿跑进院子,“爹,爹你没事吧?”
  
  齐老爷子气的鼻子都歪了,揪着齐铁嘴的耳朵,“你他妈上哪儿浪去了?”
 
  齐铁嘴被他爹揪的龇牙咧嘴的,护着自己的耳朵,“哎呦!爹,爹你松手哎!我耳朵,耳朵!” 
  
  张日山瞧着俩人的样子不自在的把眼睛瞟向别处,只当自己看不见,这若是别人欺负了齐八,他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奈何这老子教训儿子,也是天经地义,他也不好搀和别人的家事。
  
  但是这老爷子可没打算就此罢手,一脚把齐铁嘴蹬了个跟头,瞅着趴在地上委屈的直想哭的齐铁嘴,张日山三步并两步冲进院子把齐铁嘴从地上拎起来,护在自己身后。
  
  “齐老爷……”
  
  “你……”齐老爷子指着张日山的鼻子,想把他也一脚踢飞了,“我管教自己儿子和你一个外人有什么干系!”
  
  这话说的齐老爷有两个意思,一是想试探一下二人的关系,二是真的看张日山不顺眼。
  
  张日山低下头,一副认错的态度,“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是求齐少爷帮忙找人来着,他真的不是故意不回家的。”
  
  哎呦呵!给老齐气的虎躯一震,这还没怎么样倒是护上了哈,以后不一定什么样儿呢,看自己儿子像个球似的缩在人家身后,一脸的倒霉样儿,心中愤愤不已,把俩人分开,早早儿的让他俩断了!
  
  “你既然没有事儿了,我也就不留你了,”齐老爷恨不能张日山下一秒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要么实在是太添堵了,“还有你,齐铁嘴,你给我跪祠堂去!”
  
  齐铁嘴脑袋里转了一个来回,愣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他已经回来了啊,还挨了老齐一脚踹,平时老齐一口一个宝贝儿子一口一个心肝宝贝儿,什么时候和他动过手?这次不过是没回来几日就像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一样,迟疑的开了口道“爹啊,我也没做错什么啊,您至于么?”
  
  张日山更是一步没动,瞅着齐老爷,“齐老爷,要罚你就罚我吧,事儿是因我而起,和他半点儿关系没有。”
  
  齐老爷瞧着俩人的模样,心想我要是早十年死了就是因为这事儿给我添的堵!
  
  一拂衣袖,“滚滚滚!都给我上祠堂跪着去!”
  
  张日山还想说什么,齐八拉了他的袖子给他扯到了祠堂,齐老爷眼睛一闭,一拍脑门儿,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
  
  心里默默的想着,齐家列祖列宗在上,虽然这儿子打小没有了妈,自己一人拉扯大,多少没什么男子气概,但是也是要传宗接代的,祖宗们啊,我就这一个儿子,可千万别让这小兔崽子鬼迷了心窍,跟那小白脸儿跑了!
  
  “是不是耽误你了啊,你别管我走就好了……”齐八拧着眉头,憋屈着小嘴儿看着还是那么可怜兮兮的,张日山盯着齐八都错不开眼去,心里酸软的不行,想把这小家伙搂在自己怀里好好儿哄哄,但这是齐府,他若是不想齐八全须全尾的好好活着,大可以这么做,想想齐老爷的模样,张日山怂了。
  
  “没,没事儿,”张日山跪在地上,“看不出,你家教还挺严啊。”
  
  “我也不知道老齐抽什么疯,平时他真的不这样儿的。”齐铁嘴说是跪着不如说是坐着,懒懒的一歪“哎,他一定是不爱我了,这事儿要放以前,还没进家门儿,老齐就得痛哭流涕的抱着我不撒手,现在倒好,我的地位连我们家大黄都赶不上了。”
  
  张日山抿着嘴唇儿,看来齐铁嘴在家里的地位同他也差不多的,心里念着自己的哥,张启山若是知道了自己今天又回不去了,一定大嘴巴子抽自己。

评论(23)
热度(36)
© jiemo15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