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壳是一个不能共情反应迟钝的女大学生。内心是一个被生活蹂躏的失婚妇女。

【副八】典欲司之霸道副官爱上我之监狱风云07


  
  俩人在祠堂跪了一个晚上,张日山的后背挺的笔直,大概是在东北张家的时候就没少挨罚,齐铁嘴呢,跪着变成了坐着,坐着变成了趴着,上半身搭在张日山身上,搂着他的腰睡的香着呢,祠堂里灯火通明,烛光映着齐铁嘴的脸儿,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出一小片阴影。
  
  张日山揉揉他细软的头发,看着眼前齐家的祖宗排位,心中默默的祈愿“以后,可能就见不到齐八了,不能再保护他,照顾他了,希望齐八一生都无病无灾,平安顺遂。”
  
  然后小心翼翼的低头啜了一下他的唇,嘴边挑起一个心酸的笑。
  
  第二天一早,齐八还没醒,张日山去找了齐家老爷,认真的看着他,“齐老爷,罚也罚过了,打也打了,这事儿就到此为止吧。”说完一低头,思索了一下,“晚辈还有要做的事,不便这这儿久留,告辞了。”说完一抱拳,转身走了。
  
  齐老爷还愣着,张日山头也没回的出了齐家找自家哥哥去了,看看在祠堂趴着睡成死猪的儿子,默默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那祖宗是走了。
  
  齐铁嘴醒了的时候,下意识的摸了摸身边,空荡一片,一下子就惊醒了。
  
  “张,张日山……?”
  
  身下是软和的蒲团垫儿,身上还盖着张日山的外衫,齐铁嘴愣愣的坐起来,出了祠堂。
  
  冬日阳光撒在房檐上,树枝儿上,映着未化的雪,明亮的晃眼,一只画眉落在树杈尖儿上,明明暖意融融的样子,齐八心里却格外的凉,他知道,张日山大概不会回来了。
  
  张日山一道小跑的到了霍家的大门外,张启山却不在。张日山心里咯噔一声儿,难不成千辛万苦找到的哥又让自己弄丢了?
  
  懊丧的垂着头,刚想扣门环儿,和里面的下人打听一下张启山的下落,就恍然听见了张启山跟人说话的声音,“嗯,你不想吃的都给我,”张日山扭头一看,张启山从一个半大的小姑娘手里接过一个咬了两口的糕饼,一点儿也不嫌弃的张嘴吃了。
  
  张日山一看,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儿了,这张启山虽然从小到大一路摔打大的,但是有一个出了名儿的坏毛病,别说吃别人吃过东西了,就是别人给夹菜,这饭也是一口不动的。
  
  看来自己家的哥哥真是饿的没人样儿了。
  
  张启山吃着霍家小仙姑递给他的吃的,乐的像个傻狍子似的,瞧着小仙姑亮的水银一样的眸子,心里像是开了朵霸王花。
  
  俩人走到门口,瞅见了一脸自责的张日山,“哥啊……我对不起你……”
  
  张启山懵逼的看着他,嚼了嚼嘴里的吃食,缓缓的说“你知道就好,”然后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霍仙姑后面,进了霍府。
  
  张日山呆呆的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没一会儿,张启山出来了,后面还带着个小尾巴,张启山听见了脚步声儿,回头就瞧见了霍仙姑停住了脚步怔楞的瞅着他,眼圈儿还有点儿红,拽着帕子,不错眼珠儿的看着他。
  
  “你是不是不回来了。”
  
  张启山没吭声儿,有些不敢看霍仙姑盈着一弯水的眼睛。迟疑了一会儿,叹了口气,笑的有些无可奈何。
  
  走了两步,到了她跟前,揉揉她的刘海儿,用哄劝的语气说:“不会的。”
  
  霍仙姑揪着他的衣角不想撒手,“你走了,谁吃我的剩饭啊……”
  
  张日山在一边听的头都大了。






……………………………………………………………………………………………

看了佛爷仙姑的邪教以后,就沉迷于佛爷仙姑无法自拔,致敬开创这邪教cp的 @乌鸭_ ,从此再也回不到康庄大道……_(:з」∠)_

评论(15)
热度(30)
© jiemo15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