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壳是一个不能共情反应迟钝的女大学生。内心是一个被生活蹂躏的失婚妇女。

【副八】典欲司之霸道副官爱上我之监狱风云11


  看着齐铁嘴张牙舞爪的样儿,张日山叹了口气,恨不得把他绑起来,“你给我消停儿的,我给你擦擦药就滚蛋总行了吧?”
  
  齐铁嘴瞅着张日山的脸直磨牙,真想咬他一口解解气,那一脸的“我也不想的,我也没办法啊,你以为我想这么做啊?”的无辜模样,事不关己的态度,呦呵!还委屈着您了!
  
  “你给我咬一口!”齐铁嘴哼哧哼哧的直喘气儿,小白眼儿一翻。
  
  张日山倒也不含糊,齐铁嘴本以为,他没当回事儿或者推三阻四的装傻,谁知道他袖子一撸就把胳膊放在齐铁嘴跟前,一脸的无所谓。
  
  齐铁嘴心里骂道:“这小子不按套路出牌啊。”舔舔嘴唇儿,抬眼看了张日山没什么反应的脸,也是半天下不去嘴。盯着眼前的胳膊,咬吧,他还怕张日山真急了动手把他卸吧了,不咬还对不起自己作的死。
  
  小心翼翼的用嘴试探的往张日山胳膊那儿蹭,白嫩的脸盘儿肉嘟嘟的,染了胭脂般的嘴唇快贴上了他的手臂,在张日山那个角度看,像齐铁嘴要亲他胳膊似的。
  
  鬼使神差的,张日山盯着他的脸都觉得错不开眼,魔怔了似的,用手搂住了他的后颈,弯腰亲下去……
  
  意料之中的清甜可口,张日山在齐铁嘴的唇上辗转流连,一点点的啜一点点的吻,咬着他温软的唇瓣,齐铁嘴的嘴唇果冻一样,嘴里还带着点儿西药片味儿,融着齐铁嘴的奶香气,撩拨的张日山吻的更深。
  
  张日山跟这儿嘬呢,齐铁嘴都傻了,一双杏核眼瞪的溜圆儿,半天缓不过来,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事实是,后来还真窒息了。
  
  张日山松开嘴的时候,齐铁嘴的脸已经憋的通红,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半天没反应,大概是傻了。
  
  张日山眼里眉间都是笑意,轻轻的抚了一下齐铁嘴沾了薄汗的额头,嘴咧的快到耳叉子了,自己家的,就是怎么瞧都好看。捏了捏他的小圆脸儿,“吓傻了?”
  
  齐铁嘴咕叽一声咽了口水,才反应过来刚才张日山亲了他。“……”
  
  “喘气儿啊?”张日山逗弄的心更甚,又在他嘴上咬了一下。
  
  齐铁嘴怔楞的看着他,然后努力的吸了一大口气儿,又呼出去,“憋死我了……”
  
  张日山乐的兔牙都咧出来了,揉揉他的脸蛋儿,捧着他的脸在他鼻尖儿上亲了一口,“老实了?”
  
  “你说话不作数的……”齐铁嘴把脸转向另一侧,“你说让我咬一口,结果你还咬我。”
  
  “那我让你咬回来?”张日山嘴一噘,一副任君品尝的样儿,齐铁嘴怂的不行,拉了被子挡住自己的脸,只余一双晶亮闪烁的眼睛在外面偷看,使劲儿的摇摇头,“你可拉倒吧。”
  
  张日山看他那出儿,就差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也不逗他了,坐在床沿边,用棉签儿沾了碘酒,“乖,过来抹药啊。”
  
  齐八撅着嘴,一副不大情愿的样子,不过还是朝着张日山的方向挪过来了,伸了白净的胳膊过去。
  
  

…………………………野生分割线………………………………

本来要虐的,我怎么又甜了,发糖要不要?
虐不起来,下不去手啊老铁!
有的人写文是每天定时更新,有人不定时更新,我大概是抽风式更新 (ー`´ー)
  
  
  
  

评论(11)
热度(37)
© jiemo15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