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壳是一个不能共情反应迟钝的女大学生。内心是一个被生活蹂躏的失婚妇女。

陈皮四两---番外一

 水娘原名叫水琳琅,是水蝗的独女,乳名唤作阿琅。
  
  她爹常年做着杀人越货的生意,她性情也算不得是痴嗔娇憨的大家闺秀,起码跟年岁差不得五六岁的霍仙姑差了不少,打小儿便跟着码头里的哥哥为祸一方,闯了祸烂摊子自然有人替她拾捯,不是抢了西边儿赵家丫头的小珠花儿,就是一拳捣的家住北边的小子三天下不得床。
  
  她妈本来对她管的就不算严,因为打出阁之前也是一家武馆的少当家,是个性情女子,所以小打小闹的自然也不放在心上。知道自家闺女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有时候实在是对邻里邻居的过意不去就薅着水琳琅的耳朵,拽着到人家门口让她道歉。
  
  水琳琅的脾性说的好听点儿叫豁达洒脱,说的难听吧,就叫没心没肺。下回出了事儿还是该动手动手,丝毫不含糊。
  
  她是无所谓了,全凭自己高兴,但是在方圆十里也算的上是恶名远扬,家住码头附近的人,更是叮嘱自己家的孩子,千万离水家的小祖宗远点儿,反正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自家孩子,还没处说理去。
  
  码头的小霸王花儿混的时至今日,也没在谁身上栽过,只除了那一个人,二月红新收的徒弟------陈皮。
  
  那年是二月红刚刚把陈皮捡回来,在家小办了一拜师礼。
  
  不得不说,从以前到往后的那么些年里,除了解家的那小娃娃,二月红真心认作徒弟的只有陈皮。他是看中了陈皮身上的血性劲儿,也是看他心思照着九门这些人,要清明许多,不屑玩儿什么明争暗斗,本身的功夫也称的上是中上等的,一手铁索九爪勾使的干脆利落,称的上是好摆弄的杀人凶器。
  
  两人初见的时候,水琳琅还不似现在这般绕指柔,好歹也算是半个百炼钢,小脖子一梗天不怕地不怕的谁也不服。
  
  水琳琅八岁的时候嫌弃长发麻烦就一剪子下去,头发照比着她老爹也长不了多少,就因为这个让她娘抽起鸡毛掸子绕着家里的院子追着她打了七八圈儿。穿着男孩子的深色短衣长裤,一双短靴子。就算是同龄的男孩也比她更像个女孩子的样子,怎么说人家的衣服也是光鲜亮丽,不像她再糙的粗布衣裳穿出去也能划几个大口子回来。她妈永远是嘴里一边骂一边儿给她补衣服,气的牙根儿疼。
  
  拜师礼请了九门中大部分的人,以示见证。水蝗带着妻女进了红府的大门,他与二月红虽无什么过节,但是关系也实属一般,只打了个招呼,寒暄两句就随着妻女坐在一旁。陈皮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那个短发的“毛头小子”,恭敬的站在他师傅旁边,安安静静的不说话。
  
  水琳琅来回的转着头看着红府的内院,与她家的装饰全然不同,亭台水榭,帐曼缠绕,颇有些飘渺的风雅。
  
  水琳琅几次三番的想溜了去看看,但是她娘压着她的肩膀,在她胳膊上拧了一下,压低了嗓音“你给我消停点儿!”
  
  她有些懊丧的垂下脑袋,不敢再动。每次九门中的集会都是大人们说话议事,尤其是那个八门齐老爷的儿子,一张嘴嘚嘚个没完没了,怪不得他爹给他取了个及其形象的名字,就是铁嘴也磨穿了。
  
  她快无聊死了,用手托着脸蛋儿,无聊的查着房檐儿的瓦片。
  
  半晌,仪式准备就绪,案台上放着香炉,陈皮朝着祠堂里的红家祖宗牌位一跪,磕了仨头。又呈了杯茶端正恭敬的跪在二月红面前,开口,“师傅请用茶。”
  
  二月红接过茶盏,用手扶着茶盖儿嘴抿了一口,把茶放在桌上。
  
  “从此,你陈皮就是我二月红的徒弟。”
  
  “是,师傅。”陈皮一抱拳,低下头。
  
  水琳琅看着跪在地上安静乖顺的男孩。垂顺的刘海儿,干净的眉眼,笑起来大概有点儿傻乎乎的模样。
  
  这个小哥哥一定很好欺负。
  
  水琳琅作死的想。
  
  着黛色长衫的齐爷盯她瞧了半天,眼珠儿在眼皮底下转了半天,跟她爹小声儿的说,“以后这丫头只当男孩子养好了。”
  
  水蝗眉头一拧,这丫头片子不着调也就罢了,怎么这齐老爷也是这般?
  
  齐老爷似乎是看出水蝗的不安,缓缓地道“这丫头命里带着份儿桃花煞,这情太重,本是避不开的,但这孩子自己的脾性也像是个男娃娃,自己也剪了头发,不知阴差阳错是否能逆转了自己的姻缘啊。”
  
  水蝗听了心里更是不舒服,桃花煞?只听过桃花运的烂桃花的,这桃花煞莫不是比烂桃花更糟糕?离自己夫人和女儿远些,和齐爷背过身去。
  
  “齐爷……桃花煞?”
  
  “至死不要动情,不遭这一次,命中顺风顺水,一生平安,遭了这一通,说的难听点儿,家破人亡,更有可能死了连全尸都没得。”
齐爷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瞧了水琳琅,又转眼瞧着随着师傅应酬的陈皮。这俩孩子,恐怕是一辈子,至死纠缠不休的。 
   
  水蝗已经傻了,只是来串个门儿自己的孩子怎么就……





……………………………野生分割线……………………………

番外是正文还是正文是番外……我已经是个傻子了,我的脑洞可能早就不归我管了_(:з」∠)_

评论
热度(2)
© jiemo15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