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壳是一个不能共情反应迟钝的女大学生。内心是一个被生活蹂躏的失婚妇女。

【副八】典欲司霸道副官爱上我之监狱风云(20)

 齐八被他爹关禁闭了,别说家门儿,他那小屋都出不去了,齐八对着一屋子的易经八卦相了十多天的面。
  
  这期间张日山打着张启山张大佛爷的幌子来找过他,被他爹以各种借口给轰走了,半个月了,俩人别说见一面,就是能听见彼此的声音都是及其奢侈的。
  
  他爹每天堂口儿也不出了,也不遛鸟儿养花儿了,就拿一马扎儿往齐八门口儿一坐,看来是要死磕了。
  
  头三天齐八身上疼的要命,老头儿打他是用了十成十的力气,他心里只想着他爹真是老当益壮啊,小日本儿打进长沙的话,他爹兹要是拎着红二家的那把关公大刀往城门口儿一杵,得嘞!别说小鬼子了,凶神恶煞他爹也能震得住。
  
  齐八想着这些个有的没的,憋住委屈的想哭的冲动,也克制住想张日山的感情。
  
  他觉得前所未有的委屈,把自己揉在被子里,把被子当做张日山的拥抱, 他脑子里过着张日山跟他发生的一幕幕,张日山拿他无可奈何的样子,吻他的表情,喂他吃东西的专注,不由得眼眶湿润,鼻尖儿酸涩。
  
  他偶尔能听到张日山来敲门,可是听不清他们都说了什么,他爹看他跟防贼似的。不对,防贼都没有这么厉害。
  
  终于他熬了半个月,他爹也瘦了不少,好像一下子老了好几岁,齐八过了这么多天也冷静下来了,终于,他在门里格外冷静的说:“爹,我们聊聊。”
  
  他卧房的门上的那个大锁终于被打开了,他爹又解了绑的一圈一圈的铁链子。小满听见铁链子咔啦咔啦的声音心里都跟着抖了一下,齐老爷上来六亲不认的劲儿,真是亲儿子都能当狗栓门口儿。
  
  齐老爷子推开门,瞧见自己儿子端端正正的坐在书桌前,桌子上散乱的是齐八抄的各种诗词经文,铺了一桌子的宣纸,墨早都用没了。
  
  “爹。”
  
  齐八嗓子都哑了,脸色苍白,眼眶下青的很,一看也是没怎么睡过觉。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可我眼见为实也是真的。我知道张日山他之前可能手上没那么干净,但是咱们九门哪个人手里是干净的?”
  
  “——啪!”齐八被打的头都偏向一边,脸上的红印子迅速的肿起来。
  
  “你他妈真是丧心病狂了啊?!”
  
  齐老爷子咆哮起来,震的齐八的脑袋嗡嗡作响,齐八的头渐渐低下去,像是脖子承受不住脑袋的重量,他很累,甚至觉得无助,他怎么就能走到绝路了呢?
  
  “你记不记得程玥?”
  
  程玥?
  
  是他家世交的女儿,可惜红颜薄命,在17岁的时候,人就没了。
  
  “我知道。”
  
  “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齐八抬起头,费解的看向他爹。眼睛里带着浓重的疲惫。
  
  “……”
  
  “她死的时候,正是你当时被绑架的头一天晚上!”
  
  所以呢?可是张日山一直在他身边,没有杀人的可能啊。
  
  “她死在张家人内讧厮杀的地盘上。”
  
  所以,是张家人杀了她?
  
  齐八也是今天才知道程玥的死因。
  
  “他们,连一个女孩子都不放过!”齐老爷子说着,声音里已经带了哽咽,“若不是为了你们求个平安,你以为我会让你同张启山一起给日本人设圈套?!”
  
  “玥儿要是活着,她就是你的未婚妻。她从小就跟在你身边儿和你一起玩儿,你怎么能,怎么能……”
  
  

评论(42)
热度(24)
© jiemo15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