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壳是一个不能共情反应迟钝的女大学生。内心是一个被生活蹂躏的失婚妇女。

【副八】典欲司之霸道副官爱上我之监狱风云03


       第二天一早,张日山本就警惕性高,早早的就醒了,看着怀里睡成死猪的齐铁嘴,心里想着这朵娇花儿昨晚上还翻来覆去的沽涌,现在睡的估计打都打不醒,齐铁嘴的头又在他怀里拱一拱,张日山觉得胳膊麻的都不是自己的了,想把胳膊从他脑袋地下抽出来,刚把胳膊一动,齐铁嘴就像个八爪鱼一样趴在他身上,胳膊和腿儿,一个勒着他的脖子,一个顶着他的胯,磨蹭的张日山觉得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他了,索性放弃了。
  
  齐铁嘴又睡了一个多时辰,张日山睁着眼睛,盯着破庙的房梁,觉得被身上盘着的熊瞎子压的生无可恋,,还不好意思让熊瞎子滚蛋,万一熊瞎子又哭的梨花带雨的他也不知道该咋哄了。
  
  看着齐铁嘴睡得哈喇子都淌出来的时候他真的忍无可忍了,用空出来的右手在齐铁嘴手感一流的屁股上狠狠的拧了一下------
  
  “嗷------!”齐铁嘴一下就清醒了,揉着自己的屁股,正做着娶媳妇儿的美梦呢,那媳妇儿长得有八分像张日山,一双水波流转的眼珠儿勾魂摄魄的,把他的心都勾去了,正想恩爱着,一吻小妞的红唇,身下的人忽然变了性别,变成了张日山,还狠狠拧了他的屁股……
  
  扰人清梦,罪该万死,更何况还是娶媳妇儿的黄粱美梦,恨恨的看着掐他腚的张日山,那双杏眼里要喷发小火苗了,“你要干嘛?”
  
  “还不起?”张日山皱着眉头,“你哈喇子要把我淹死了。”
  
  哈……喇子?
  
  哈喇子是什么?
  
  是尿么?
  
  他没尿床啊?
  
  那个瞬间,齐铁嘴是懵逼的。
  
  过了半晌,才呐呐开口道“我,我没尿床……”
  
  张日山的脸绿了又紫,一时间颜色十分斑斓。然后用手挑了点齐铁嘴嘴边的透亮的液体,放在他眼前,“记住没?这叫哈喇子!”
  
  齐铁嘴的脸涨的通红,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擦了擦脸嘴边的哈喇子,不安的瞟了张日山一眼,低着头,手在地上画圈圈。
  
  张日山瞧着齐铁嘴像个熟了的螃蟹似的,往那一歪,从脸红到耳朵根儿。
透白的脸映着红晕,像是早些年的时候在张家古楼,只有有权威的大人餐桌上才有的梅花豆腐一样,那年他特别想吃一口,现在……更想了。
  
  “我有点饿。”齐铁嘴没话找话。
  
  “我也是。”
  
  “你不是说,要找张启山么?”
  
  “嗯。”
  
  “我给你算一卦吧,算准了你就送我回去吧……”齐铁嘴从兜里掏出几个铜钱儿。
  
  “不行,找不着他之前,你别想走。”张日山拒绝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他走。
  
  “你怎么这样啊?!”齐铁嘴已经带了点儿哭音儿,小嘴一瞥,大有你不答应我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我就这样。”
  
  张日山也没惯着他,这天天哭谁特么受的了。而且他本就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儿,要不是昨天瞧着齐铁嘴哭得像家破人亡似的,他才懒得搭理呢!

评论(14)
热度(48)
© jiemo158 | Powered by LOFTER